教育行政部門要用足用好減負令

今年3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《關于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為基層減負的通知》,將2019年定為“基層減負年”。文件公布以來,各系統因地制宜,落實細化要求。

作為學校的責任督學,讓我有更多的機會真切地感受到教師的敬業精神,同時也感覺到教師過重的心理和工作負擔。

我期盼各界以減負為機,真正為教育減負,讓學校傾心辦學,提高質量,辦出特色;讓教師靜心教書、潛心育人,切實完成好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;讓教育遠離喧囂、浮華、浮夸。這樣,我們的教師才有激情與干勁,學生的獲得感才會更多。

減負,并不是減掉所有的壓力。以教師為例:

教師的負擔來自個人,對個人職業未來發展的期許、對自我專業素質的提升,都可能成為教師工作的負擔。但這些都是教師在追求教育人生中所必然要經歷的甜蜜負擔,它對教師自我成長、學生發展來講,是正相關,教師樂于接受。

教師的負擔來自外界,特別是那些與教育教學無關的、繁雜的、重復的、形式主義的活動與工作;那些過多的評比、檢查、填表、考核;那些不斷拔高層級的比賽與競爭;那些來自家長對教師不切實際、過高的期望與要求,都給教師帶來無限的困擾、壓力和負擔。它讓教師低效益工作、高負荷運轉、疲于應對和應付,導致教師無法安心從教、靜心教書。

為教育減負是一個系統工程,它關乎社會、學校、家庭對教育統一的認知和行動的自覺。教育主管部門應主動擔當為教育減負的責任與義務,引導社會、學校、家庭給予關注與支持。

營造尊師重教的社會風氣,提高教師入門門檻,吸引優秀人才做教師工作。引導社會和家長,尊重教師的勞動,主動積極與教師形成合力,完成好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職責與目標。

遵循教育規律、教師成長和學生成長規律,建立充分體現教師崗位特點的評價標準和職稱評審標準,重師德表現、重實踐能力、重教學業績,科學評價教師的教育教學工作。

厘清學校的辦學責任、教師的教育教學責任,對超出學校教育范圍的、各種配合完成任務的社會性工作敢于說“不”。清理和規范進學校檢查、考核、評比的項目和工作,有效減少或合并必要的檢查,為教師減輕過重的工作負擔和心理負擔。特別是針對表格多、重留痕、輕實績的形式主義問題,做出實質性的整改。

(作者系北京市東城區責任督學)

(中國教育報)

正文已結束,您可以按alt+4進行評論

熱門推薦